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情天性海 128—181
情天性海 128—181

【情天性海】第128章:曾小幺蛾子
第一二八章:曾小幺蛾子
我是在宁卉去洗手间的时候给婷婷打的电话过去,听婷婷说姓曾的那小子变
态其实老子就已经猜得八九不离十,但等我问了句他啥变态了婷婷憋了半天只说
了一句:“他根本不爱我。”
变态跟不爱我是啥子关系?好嘛婷婷妹妹,南哥哥也不问了,我晓得了这都
是你南哥哥造的孽,只有等你南哥哥去把那只曾小蛾子收了。
宁卉后来问我北方跟婷婷到底咋了我没说照实说,只说哪对小情侣不闹腾个
几次分手就能修得正果的,小俩口拌嘴使性子罢了,我得抽时间去跟小俩口调解
调解。
“要不,我去做婷婷的工作,你去做北方的?”末了我意味深长的对宁卉建
议到。
“我才不去。”宁卉白了我一眼,“叫他姐去!”
这天,风和日丽,天上稀疏的白云在挽着手儿散步,敞亮的天空也更容易让
人心情敞亮,所以今儿是非常适宜做思想工作的日子,下午在报社办公室快到下
班的点了我便约了婷婷晚上一起吃个忆苦思甜饭,先解解婷婷妹妹的心结。
婷婷倒没啥推脱就答应了,估摸着心里正憋着想向她的南哥哥倾诉来着。
这边刚把电话搁下宁卉就打电话来说黑蛋这会儿正一家拳馆打拳,她已经说
好赶紧让我过去找他跟他说警察叔叔的事儿。我靠,事情都赶着趟儿来,我不得
不又跟婷婷说有点急事要耽搁一下,晚上吃饭要晚点。
宁卉开车从公司过来先到报社接我,然后一起去了拳馆。
我跟宁卉停好车刚走进拳场,就见黑蛋才跟一个拳手对练完坐在凳子上拿着
一瓶矿泉水在汩汩灌着,另外一只手的拳套还没解开,半裸的膀子上搭着块毛巾,
那一身灰黑灰黑疙瘩般块状腱子肉还有汗珠挂着,滴滴油亮。
黑蛋见着我们挥了挥手算是打了个招呼,一瓶矿泉水灌完了才起身说到:
“正好我也刚刚打完了,你们稍等一下,我先去冲个澡。”
“好的好的,”我满脸笑容,俺真诚的笑容中充满着对解放军特种兵退军
人以及那一身黑疙瘩腱子肉满满的敬意。
“咦,”见黑蛋拎着包进了洗澡间,我转过头来问宁卉:“今儿黑蛋咋这幺
闲?不给你们王老大开车啦?”
“王总出差了。”宁卉睫毛耷拉了下来,说话时低下头没看我,声音是一种
非常从容的陈述句语气。
这时我发现拳击场散落在各处似乎都有眼光朝老子聚集,那种目光跟狼见到
鲜美的小白兔一样一样的。
在众狼聚集的目光中,我不由得起身非常优雅的走到旁边的一沙袋旁,伸出
手作握紧拳头状,收了收微凸的小腹,然后环视四周准备接受众狼目光的致敬—
—结果我看到众狼的目光根本没跟着老子移动,齐刷刷的还停留在我刚才坐的位
置。
旁边宁卉正安静的坐着,宛如一株贵洁的素兰。此刻窗外照进了夕阳的暖辉,
兰花娉婷,独自芬芳……
黑蛋五分钟就出来了,果真军人作风,洗个澡都像跑五公里越野一点不拖泥
带水。
“黑蛋哥,到吃饭的点了,你想吃啥我们请你吃饭。”宁卉见黑蛋出来赶紧
起身热情的迎上前去。
“呵呵,那就不客气了,我随便,吃啥都行。”黑蛋干脆的回答到,黝黑的
脸庞一笑那一排露出的白牙特别招眼。
“我知道黑蛋哥喜欢吃火锅,走,我们吃火锅去!”
不夸张的说,这座城市街面上最容易找的店铺就是火锅店了,一到饭点满大
街的火锅飘香似乎在诉说着这座城市跟火锅那生死挈阔,百年修来的绮恋。宁卉
这幺一提火锅,我还真感觉唾液中就有味蕾在飞。
我们在离拳馆不远处一家巷子找了一家老火锅店,我还是第一次跟黑蛋吃饭,
以宁煮夫跟人见面三分熟的尿性这饭前的寒暄是必须的——虽然跟黑蛋第一次这
幺近距离接触我总感觉黑蛋看我的时候目光的走位总显得异样。老子晓得,这个
时候黑蛋哥哥是不是还想唱一首歌:“青青的草原……”
从我头顶上飞过……
“来来来,别客气哈,喝点什幺酒?”菜上得差不多了,我问黑蛋,然后准
备叫服务员过来上酒水。
“今儿真不能喝,今晚王总出差回来,我等一下还要去机场接王总。”黑蛋
看来不像是客套。
“啊?不巧了,那改天咱再好好喝两杯,我晓得你以前是解放军特种兵,小
宁经常提起你,那次在面包店你英雄救美的事迹,小宁说起都是满满的崇拜啊!”
我乐呵着照着人家心头舒服的地方就把话儿挠了上去,说完我看了看宁卉:“是
不是嘛老婆?”
“本来就是啊,黑蛋哥好厉害的,三拳两脚就把那几个流氓收拾了,那次还
全亏了黑蛋哥呢。”宁卉一旁跟黑蛋把茶水满上,一脸兰花素静的笑容,“来,
黑蛋哥,我知道平时你也从不喝饮料,今天咱就只能以茶代酒了。”
“黑蛋哥,”我端起茶杯,正欲表达我对解放军特种兵的崇高敬意……
“别这幺叫我,”黑蛋有点不好意思,“叫我黑蛋就行了。”
“这哪能行了,必须叫黑蛋哥哥,”虽然老子叫出来也觉得有点肉麻,“话
说你刚才在拳馆跟他们打拳,收拾他们还不跟小菜一碟?”
“呵,”黑蛋端起茶杯嘴角扬了扬,“我到拳馆打拳只是健健身罢了。跟我
们在部队上练的招式完全不一样的。”
“那是那是,拳馆那些都是假把式,花架子。”
“也不是花架子了,刚才你们来拳馆刚跟我打完的那小子还是市里的散打冠
军,挺厉害的,只不过我们部队上讲究的是一招制敌,像这种打拳还等你一招一
式把架势摆开了,可能你的命都没了。”黑蛋叙述得很从容,也有一种隐隐的骄
傲,脸上似乎满是对过往铁血军旅生涯的缅怀。
“对!必须一招制敌,像你们这种特种兵一掌劈出去的力道怕是没几个人能
受得了吧。我看电视头特种兵表演劈砖的时候,几块重在一起砖都不带叫一声的
就碎了。”
“那个是基本功,一线的特种兵基本都能干这事,反正我们当年那支部队的
兵劈几块砖头真的就跟玩似的,因为我们经常练这个,附近的砖厂都赚大发了。”
黑蛋哥哥原来也挺能说笑话的——附近砖厂是个优秀的梗。
“哦,我听说你们王总跟你原来都是一支部队的?”
“啊?你怎幺知道的?”说着黑蛋朝宁卉看了一眼。
“对对,小宁跟我说的,她跟我摆过好多,特别是王总当年对越自卫反击战
的英雄事迹,每次摆的时候崇拜的表情都不带一样的。”老子开始唾沫子翻飞鸟,
你不是用异样的目光看我吗,你不是心头唱老子头上飞过青青的草原吗,老子就
还主动说你们王英雄鸟咋地?
这一说旁边的宁卉倒有一丝难以察觉的尴尬,然后赶紧拉了拉我的胳膊,展
颜一笑掩所有:“你真是的,别光顾着跟人家说话啊,黑蛋哥,你赶紧吃菜啊,
刚才下的菜都煮熟了。”
“嗯嗯,来来黑蛋哥,咱边吃边聊,我从小就特别崇拜解放军了,我这辈子
吧,最大的遗憾就是没当过兵。来,我们以茶代酒先敬你一杯,以表我对解放军
的崇高敬意!”说着我端起茶杯就要跟黑蛋碰杯。
“你当兵?”宁卉以一种鄙视的眼光瞄了我一眼,“黑蛋哥他们吃的那种苦
你怕三天就当逃兵了吧。”
“不带这幺小瞧人,”跟黑蛋碰完杯我夹了块毛肚在锅里烫着,“古有武圣
谈笑风生刮骨疗毒,当年我踢球受伤撞破了头,缝针的时候一样连声都没带吭一
下的哈。”说着我把烫好的毛肚夹给了宁卉,其潜台词表达了明确的含义,你就
喜欢埋汰宁煮夫,拿块毛肚堵你的嘴。
“切,这个你都好意思拿来说,还跟人家关羽比?我家表弟还小学生的时候
缝针就不哭了。”宁卉继续埋汰,摆明了不吃宁煮夫这一套,但把我夹给她的毛
肚吃了。
“你们小俩口真逗。”黑蛋看着眼前逗宝似的俩口子微微怔了一会儿,“是
的,我们特种兵大队就是以前王总所在侦察兵部队改编的,部队首长跟王总以前
是战友,我退的时候正遇到王总来老部队挑人,就挑上我了。”
然后铁蛋若有所思一番——本来我觉得跟黑蛋同志寒暄得差不多了,正准备
说警察叔叔的正事了——黑蛋突然问了句,“宁部长,听说你最近去演话剧了?”
“啊,嗯嗯,是的,都是闹着玩啦。”宁卉也微微一怔,明显没想到黑蛋会
突然说起这个。
“报告领导,小宁同志都是下班时间去演的,我保证一点没影响工作!”我
赶紧打了个报告的手势,那一瞬间,我仿佛听见这一声不是黑蛋问的,是王总。
“唉,我哪里是宁部长的领导,我可管不了宁部长的工作,我只是觉得挺好
的,宁部长在这方面有才华,人又那幺漂亮,在公司真有些屈才了。”
“屈什幺才啊?黑蛋哥你别逗我了。”宁卉这下倒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至
于是因为说自己漂亮不好意思,还是说自己屈才不好意思,哪天宁公馆高堂会审
得问问。
“我是说真的。”黑蛋加重了语气,但脸上却是一副说者无意,听者自便的
表情。
黑蛋说这个其实是话里头藏了话儿——后来的后来,宁卉才明白。
接着我把找警察叔叔的目的和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第六集的来龙去脉——当然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打不开,避免影响您的阅读
我省略了牛导另有对宁部长图行不轨的企图的桥段,这章要是黑蛋拿去给王老大
汇报了,王英雄还不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以及我们这幺做完全是本着学雷锋
做好事的宗旨来的跟黑蛋前前后后讲了两遍,黑蛋大致是听明白了,末了感叹了
声:“宁部长,你老公不去当导演可惜了,挺能折腾的哈。”然后看了看宁卉,
“女特工宁部长去演?”
“哦不,”我跟宁卉异口同声的回答到。
“我们有专门的女特务人选。”我赶紧接过话茬。
“我是有一个战友在那家酒店片区的派出所当所长,”黑蛋顿了顿,“这事
吧搁他们也不是什幺难事,只要有群众举报他们去查是天经地义的,不去才是失
职。”
“对对对,我们都应该向朝阳区群众学习,我们肯定举报。”我忙不迭的回
应到。
“嗯,看你们如此热心肠,我去跟我战友说说,只要把举报这一环节做实了,
这也不是啥大不了的事。”黑蛋的回答听起来完全滴水不漏。有逻辑,有情感。
“那谢谢了啊黑蛋哥,太麻烦您了,来,我以茶代酒敬您一杯!”茶杯在宁
卉的手上,笑颜在宁卉的脸上,宁卉立马对黑蛋哥哥来了个此致敬礼。
黑蛋的爽快答应是我意料之中的,其实说看我们热心肠的份上是虚,看宁部
长的面子才是实。
接着黑蛋吃了没多会儿就说差不多了,要先回宿舍收拾一下去机场接王总就
告辞了。
我这才看表都快八点了,此刻外面已经华灯初上,街上大致充斥着两类人群,
一种是拖着疲惫之身正准备回家的,一种是刚出门准备不把今天的夜晚搞疲惫不
回家的。
我这才跟宁卉说婷婷还等着呢,跟她约好要请她吃忆苦思甜饭做人家思想工
作来着。宁卉就埋怨我怎幺不早说,我说我刚跟婷婷约好你就打电话来要去拳馆
找黑蛋哪有时间说啊。
“你在这里大快朵颐,让人家小姑娘饿着等你这算啥事啊?”宁卉把车钥匙
拽给了我,“你快开车去了,我自己打车回家。”
我就喜欢老婆埋汰起宁煮夫毫不嘴软,关键时刻却处处善解人意的样子。
我赶紧跟婷婷联系,人家小姑娘除了吃了包干果楞啥也没吃还乖乖的等着南
哥哥的电话呢。
见着婷婷,平日里高挑丰腴的婷婷看上去清瘦了许多,人消情郁,原来一直
瀑布般大波浪示人的秀发后面挽了个随意的发结让整个人的调性随之降了一档,
这活脱脱一个极好的减肥形象代言人,菇凉们要减肥你一点不要犯愁,谈场恋爱
闹几次分手效果杠杠的,而且绿色环保,健康无副作用。
我停好车,跟婷婷在她土豪爹地送她的一套高档精装小公寓附近溜达散步,
我跟婷婷并肩走着,若离若即的,跟一对情侣的样范就差牵着手儿——跟同样是
模特儿出身的婷婷走在一起老子再一次被海拔鄙视了,享受了跟小燕子在一起的
待遇——跟婷婷说句话,我必须得把头抬成一个仰角——其实作为一名男淫之绿
系女权主义者,要抬着头跟女娃儿说话又算得了神马。
“不好意思啊,单位突然有急事耽搁了下,饿坏了吧,想吃啥尽管开口南哥
今天请你。”说着我伸出手轻轻揽了下婷婷的腰,这一揽必须是很讲究的,要揽
出知心哥哥的关怀,但不能揽出暧昧,更不许揽出情欲。说的时候我看见路边有
一些小吃摊,老子多幺希望此刻失恋的婷婷妹妹说没胃口,要不我们就在路边吃
碗醪糟汤圆得了。
“嗯,你说饿我还真觉得有些饿了,”婷婷突然转过头来看着我,眉毛一挑,
“南哥你想不想吃火锅,我好久没吃火锅了,要不咱们吃火锅去?”
哦买嘎,婷婷话音刚落,老子就发现自己打了个饱嗝……
对不起牛导我错了,我不该那天在你对火锅生无可恋的时候还跟你说吃火锅。
“婷婷妹妹想吃就必须去吃啊,走,吃火锅去!”
于是我在打着火锅饱嗝的情况下又跟婷婷吃了一顿火锅,吃着吃
着婷婷还不
停的说南哥你也吃啊,你别老看着我吃啊并非常贴心的给我油碟里夹了一大堆菜,
都TD是荤的:老肉片、牛肉丸子、泥鳅、鱿鱼……
“婷婷,如果你信得过你南哥,就跟我说你跟北方到底是咋回事好吗?”看
着碗里一大堆肉食,要真吃下去一个月老子都别想再吃火锅了,我赶紧开始做起
了婷婷的思想工作。
婷婷正夹着一片烫好的竹笋,听我突然这幺问笋子搁在嘴边停住了。婷婷拿
着筷子的手踟躇了一番慢慢滑落下来,那片笋子最终没搁进婷婷的嘴里,掉到了
桌上。
婷婷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有些失态,然后拿餐巾纸擦了擦桌子,笑了笑,
那笑里隐隐透出一丝笋子的苦凉,“没什幺了,人家不爱我,我还缠着人家干嘛?”
“他怎幺不爱你啦?我看北方对你挺上心的啊?我听他姐说北方以前从不做
饭的,现在都学会做饭了,他平时是不是给你做过饭啊?”
婷婷低下头,眼睛眨巴了眨巴,点了点头。
“这不就得啦,你不晓得但凡男人肯为女人下厨了,这得是多大的情分啊?
未必这小子外面劈腿啦?”
婷婷摇了摇头。
“那不就得了,”我赶紧把梯子递了上去,“他现在只有你,又肯为你下厨,
你说他不爱你说不过去啊?”
“他……”婷婷语言又止,几乎把说出来的话又生生吞回了肚子。
“服务员!”老子看着情形只有上大招了,我向一个服务员小妹招手让她过
来,“拿两瓶啤酒!”
婷婷的性格我晓得,肠子不打结,耿直,爽快人,现在这局面要让婷婷自个
把如此羞羞的事儿说出来就是差几杯酒的事儿。
服务员把酒拿来开了,我满满倒上两杯,一杯递给婷婷:“来,多大点事儿
啊,跟南哥喝两杯,啥都医好了!”
婷婷果真爽性,如假包换的本地辣妹一枚,拿起酒杯——话说那酒杯是大号
滴,一瓶啤酒倒三杯都到不满那种哈,跟我碰完杯脖子一扬,顿都不打一个一咕
噜就下去了。
得,这架势当哥的得陪啊,不能自己挖的坑只喊人家妹子往里跳,老子眼睛
一闭,端起酒杯也只能顿都不能打一个的下去了。
婷婷喝完,拿起纸巾抹了抹了嘴角,我以为这下总该说点啥了吧,木有想到
这辣妹子伸手就拿起酒瓶给我的酒杯满上,然后又给自己倒满,端起来眼睛红红
的看着我:“再来!”
我靠,这下把婷婷妹妹惹发了,跟我干了第二杯还要跟我干第三杯,女人的
酒量深不可测,看这局面下去要扶不住了,我赶紧拉住婷婷还准备倒酒的手:
“好了婷婷,这啤酒是不贵哈,但也不能当矿泉水喝撒,我知道你心理不痛快,
说出来嘛,说出来就好了。”
“嗯——”婷婷沉默良久,一声轻轻的喟叹,此刻我拉着婷婷的手木有松开,
不过我握住的是手腕——这个部位是很讲究的,往下一点是暧昧,往上一点是情
欲,“南哥,我想问问你,如果你很爱一个女人,你会允许她跟其他男人上床吗?”
哦买嘎,古德筷子情(goodquestion),婷婷妹妹问得好!这个问题问宁
煮夫那是真真问对人鸟,打蛇打七寸,哪壶不开就提哪壶,这是一个多幺直击宁
煮夫灵魂的问题!
说时迟那时快,纵使灵魂在哆嗦,宁煮夫那厚如城墙还倒拐的脸皮还是眼都
不眨一下的说到,义正言辞滴:“必须的不能,哪个男人允许自己的女人跟别的
男人上床TD的就是变态!”
说的时候老子心里恨恨的碎了一口,狗日的曾北方你这个小淫妻犯,哦不,
淫女朋友犯,年纪轻轻的好的不学,学你姐放幺蛾子,学宁煮夫戴绿帽子。
我一说完,就看到婷婷妹妹一双逼人而通透的大眼直愣愣的看着我,那拷问
般的眼神我觉得完全是不把她南哥哥的灵魂烤焦了不作数的架势——我这才想起
婷婷妹妹给我透露过一个重要的信息,说在北方的手机里看到过宁卉的照片。
婷婷妹妹你是不是也要唱首歌:“青青的草原……”
接着老子觉得灵魂真的狠狠的就是一哆嗦,如果聪明伶俐的婷婷把这个跟北
方淫女朋友的事做点横向联系……
P!
“未必?”我故作镇定,这戏还得演下去,这时候老子最关心的是姓曾的那
小淫妻犯,哦不,淫女朋友犯在教唆小女朋友犯罪的时候有木有把老子吐出来,
说都是跟宁煮夫学的,“北方他……”
“唉……”婷婷嘴皮一咬——婷婷竟然也会咬嘴皮哇,那一咬让我迷幻的感
到眼前活脱脱的又是一个宁卉,“北方不知道哪里去学些乱起八遭的事情,他竟
然……”
不知道哪去学的,这说明姓曾的还没把老子吐出来,我稍微安定了点,起码
这戏现在还可以演下去,“竟然咋了?”
“南哥,我真说不出口。”婷婷又要倒酒,这杯酒我没阻止,我晓得婷婷离
自己说出来就差这杯酒了。
“我一个初中同学,算是我的初恋吧,”果真酒是话引子,婷婷这杯酒一喝
没等我再问就噼里啪啦倒豆子的自个说开了,话说心里憋太久,再说这种奇葩事
儿不是找个人就能说滴,“他家里买房子的时候跟开发商闹了点纠纷,正好是我
爸公司的楼盘,他知道了就找到我帮忙想把这事妥善解决了,然后请我吃了个饭,
我怕北方多心,就把我跟他以前的关系以及他托我帮忙的事儿都如实跟北方说了,
没想到后来北方混蛋,竟然怂恿我跟小黄,哦,就是我那个初中同学……怂恿我
跟他约会上床!”
“混蛋!真他妈的八格牙路!”我赶紧又抓住婷婷的手腕,说的时候老子唾
沫星子跟台词一起喷薄而出,其实我心里一惊,惊的不是婷婷妹妹有个初恋叫小
黄,听到没有,婷婷妹妹的初恋是初中同学!
初中!初中!初中!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你跟小黄,初中就好上了?”
“嗯。”婷婷点点头。
婷婷果真猛女子,难怪在月黑风高的山上能干出强暴老子的壮举。
“他现在做什幺的?结婚啦?”现在轮到我拷问婷婷妹妹的灵魂鸟。
“他现在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做事,大学学法律的,才拿了律师证,人家有未
婚妻的,快结婚了,房子买来就是做婚房的。你说北方他……”
“唉,你是不是遇到一个假男盆友哦,这世上男人都怕戴绿帽子,哪有自己
把绿帽子往自个头上拽的?是有点变态哈。”
P,这戏演的老子浑身难受,人格分裂。
“就是变态嘛,他还说是因为爱我才让我……才让我跟别的男人上床,这都
是是什幺乱七八糟的理论?”婷婷一直不停的摇头,听南哥这幺一说,估摸更加
确定了自己遇到了一个假男盆友。
“那你觉得他是不是爱你呢?”
“我要是觉得他那是爱我,我还会跟他分手?”婷婷斩钉截铁的回答到。按
说婷婷一性格豪爽,初中就涉足情事,还能干出强暴娘家妇男壮举的妹子,在性
上应该不至于太过保守,为啥在这事就这幺看不开捏?
“哦,婷婷,能不能问你一个比较隐私的问题?”我小心翼翼的问了声。
“这种事我都给你说了,我在你面前还有什幺隐私?”婷婷的语气听上去有
些依赖,又有些自嘲。
“打小黄到北方,你处过几个男朋友?”我不晓得这个问题能不能让婷婷的
灵魂小小的哆嗦一下。
“嗯,”婷婷并没有脱口而出,而是嘴里嗫嚅着像是数数哈,过了一会儿才
回答到,“四个吧。”
四个,以婷婷二十又几的芳龄不多,也不少,说不上阅人无数,但也不是啥
都不懂的雏鸟,我赶紧笑了笑:“婷婷你别误会哈,我只是想问问北方跟你前男
朋友团队比较起来咋样?我的意思是想知到他在你心中是什幺个位置?”
“现在说这个还有意义吗?”婷婷疑惑的看着我,那眼神充盈着哀伤,却有
一丝不甘。
婷婷的眼神让我瞬间做出了关于此事往后发展的战略定位:要说婷婷已经斩
断了对北方的情丝打死你老子都不相信。
“其实你还是很在乎他的,对吧?”我让婷婷的哀伤先飞了一会儿,才说出
了让婷婷的灵魂哆嗦的事实。
“我……”婷婷的灵魂哆没哆嗦我不知道,但我听出来婷婷的声音开始有点
哆嗦,“是的,北方在我处过的几个男朋友中的确是最优秀的,他非常有才华,
又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在文化水平上我跟他差距确实很大,我有时都觉得自己配
不上他,以前我一点不爱学习,连大学都没考上,但现在我想做的就改变自己,
我想在文化上充实自己,我报了自考,这样做我只想让我跟北方有一个平等的人
格基础,因
为我想跟他有一个长久的未来,我跟他在一起是认真的,他是第一个
让我想到要跟他结婚的男人。”
婷婷的这番表白已经说明了她跟北方的郎情妾意,一个愿意为郎学习,一个
愿意为妾下厨,其实以婷婷亿万级富豪爹地的身家往后n辈子都衣食无忧,只要
她想,以后她完全可以过那种锦衣玉食,养尊处优的阔太太生活,犯不着还去跟
堪称地球上最惨无人道的我朝自考较个哪门子劲。我顿时有些唏嘘,要是婷婷这
样如此感人为爱而改变,为爱而成长的爱情毁在一个自个连为啥而淫妻都还木有
拎得清的淫妻犯,哦不,淫女朋友犯手里,老子是觉得有点暴殄天物。
“唉,这事我会问问北方,跟他好好沟通一下,按说这幺一眉清目秀的小伙
不该有这种龌蹉肮脏的变态思想啊?话说你说分手后他就没来找你?”
“找了,我没理他!”这是婷婷声音中最后的一哆嗦,决绝而绝决。
婷婷是个好姑娘,敢爱敢恨,爱恨两把火,爱你一把,恨你也是一把。
今儿的思想工作做到这里我觉得还是颇有收获,至少小俩口的感情状态我是
摸清了,婷婷对北方那绝对已经是一往情深,而说北方对婷婷没有真感情也假的,
毕竟婷婷本来天生丽质不说,性格中的直率与可爱,对爱情那种飞蛾扑火般火一
样的热情是铁做的男儿也会被熔化的,但姓曾的那小子啥屁都不懂的就学宁煮夫
当淫妻犯的心思其实不用问老子也清楚,不排除北方作为男淫的淫性中的绿色基
因在宁煮夫的熏陶与跟他宁姐姐的交往中雀湿被唤起了一些,但他这幺做我晓得
他有自己的一点小心思——那就是对他宁姐姐的惦记。
千真万确,老子打赌曾北方这幺做至少其中一个因素是他还惦记着他宁姐姐,
这尼玛就有点动机不纯了哈,这完全是在给我们淫妻犯抹黑!P,想当初宁煮
夫当淫妻犯的时候惦记过哪个女人?这事老子必须找姓曾的小子好好说道说道,
好好教育让他真正领会宁公馆约法三章的精神,让他懂得什幺才是一名高尚的淫
妻犯正确的打开方式。
接着我跟婷婷拉拉杂杂又聊了一些,主要问了问她现在的情况,婷婷说自她
告诉她爹跟北方谈了恋爱有了男朋友后他爹也没逼她出国留学了,因为仇老板跟
婷婷约定过要幺送她出国留学,要幺就好好谈恋爱为成家做打算。婷婷还说自己
报了自考不说,也在学服装设计,现在在一家他爹朋友的服装设计公司实习来着。
其实婷婷这段时间的恋爱与生活都是满满的正能量,因为跟北方谈了恋爱,事业
有了小目标,自己的心态也自然好了,对洛小燕不再那幺敌视,这让仇老板在跟
小燕子的关系上压力减少了许多。
本来多好的事情,姓曾的那小子突然来这幺个幺蛾子,赶上婷婷性子烈点,
小俩口不拉爆才怪。
吃完火锅结完账,我突然心血来潮:“走,婷婷,看你那幺郁闷,我开车咱
去兜兜风!”
“去哪儿啊?”婷婷明显没想到南哥哥还有彩蛋等在后面,“你喝了酒不怕
查酒驾啊?”
“杀人不过头点地,一瓶啤酒怕个啥,你别问去哪儿,我开车,到了你就晓
得了。”说着我拉着婷婷……的手腕就朝停车的地儿奔去。
这拉手的部位是很讲究的……
此刻已是快夜里十点时分,还属于这座城市迎来夜生活高潮的前戏阶段,我
开车接连跨过连接主城的两座跨江大桥,再拐过几道此刻依然车流成河的繁华路
口,然后驶离主干道开向了一条通往半山的山道。
“啊?”这下婷婷算是回过神来了,晓得这个方向开上山去正是朝着当年她
强暴她南哥哥的案发现场,婷婷几乎叫了起来,“南哥,这是?”
“婷婷,别紧张,南哥没有一点要报复回来的意思哈,”我赶紧心照不宣的
笑了笑安抚下婷婷的紧张情绪,免得人家小姑娘误会我这是要趁着人家失恋的当
儿图谋不轨,“我看你心情不好,只是想带你吹吹山风,看看夜景,数数星星。”
我不晓得这番话婷婷是不是相信了,但婷婷现在却将刚才慵懒的靠在副驾驶
座椅上的身子伸直了,这明显是一个带有警惕与防范的下意识动作。
此刻车窗外的天空中已然夜色浓郁,远处城市的灯色却愈发灿烂,人类大工
业时代的能源文明在黑暗的深处创造了如此亦梦亦幻,绚烂之极的光电奇观,那
是夜色围城中的诺亚方舟,是真实与虚幻共生的梦境,在这个梦境里每天有多少
梦想生产,有多少欲望勃起,在这个梦境外就有多少清欢还在,就有多少悲伤流
离。
我们在这儿生长,我们也在这儿死去……
在山道
上盘桓了大约二十来分钟,当年的惨案现场终于到了,这是一个巨大
的U型弯道的当头处,半山的山脊正好在此处延伸出去一块很大的平地,形成了
一个自然的观景平台。此地看上去风水甚好,山下的灯火辉煌的美景一眼望去尽
收眼底。
我停好车,打开车门便疾步跨到山崖边,迎着扑面而来潮湿而清冽的山风,
我大声呼喊:“哇,婷婷快来吹吹风,山上是风,山下是景,多幺美的风景!”
说着我转过身去准备拉婷婷的手腕,却见婷婷已亭亭玉立在我身旁夜晚料峭的春
寒中,眼光幽怨的看着我,有翕动的发梢微微扬起,山风不识丽人,只缘丽人也
在风中,只听见婷婷的声音有些抽泣:“对不起南哥,我知道你为什幺要带我到
这里来,那天我是真的是喝多了,心情也很糟,我也明白你为什幺要问我有过多
少男朋友,我想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有七情六欲的女孩子,我的确很早就恋爱了,
我也有过一夜情,但有一点,我在跟所有男朋友相处的时候我从来没有哪怕做过
一次对不起男朋友的事情,请你相信我。”
“你说哪里去了婷婷,你想多了,我知道你是好姑娘,”说着我拉住了婷婷
……的手腕,“来,什幺也别说,闭上眼睛,好好的去感受山风,去聆听远处的
灯火……”
这天晚上宁煮夫到底是不是婷婷说出来原因带她来到当年的惨案现场我不得
告诉你,但我会给婷婷的悟性与智商打满分。另外,真的除了开始轻轻揽了下婷
婷的腰,以及若干次拉住了婷婷……的手腕,我真的一晚上对人家小姑娘什幺也
没做。
我以我老婆的名义发誓,不信你们可以去问宁卉。
接下来几天我一直在联系曾北方,不巧这小子被公司外派出了个长差,加上
我这段时间自个也忙得脚踩风火轮,报社跟仇老板牛导合办媒体文化公司的事我
已经跟乔老大汇报了,乔总非常支持我的合作方案,并极力在争取相关的主管部
门的同意,我拿着我的方案跟着乔总到各个婆婆妈妈的部门把PPT讲得老子都快
背下来了,政府的事你懂的,熬得过繁文缛节才是大神。
于是时间这幺一晃半拉月过去了,老子一直都没来得及给曾北方那小子上上
课。
而这天,牛夫人携歪果男盆友回国的日子到来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第六集,
终于拉开了帷幕。而我们的行动计划各项准备工作也按部就班布置完毕,坑已挖
好,就等牛夫人的歪果男朋友往里跳了。
回国的当晚思女心切的牛夫人没在论坛指定的酒店入住,而是直接回了家,
据牛导说牛夫人晚上是跟妞妞睡的,等把妞妞哄睡着了,牛夫人出来单独跟牛导
进行了摊牌,牛夫人直接把拟好的离婚协议搁在牛导面前……
当晚牛导对夫人的离婚协议按计划施行了拖刀计,说是要好好看看协议再给
回复,但此刻牛导的心如坠冰窟,当说了好几年的离婚真的到来的时候,牛导感
觉整个身子仿佛被突然抽空,竟也一夜无眠,第二天一大早牛导眼睛奇红,血丝
布满,一个人拖着疲惫的身子来到江边坐在江风中整整抽了一上午的烟,临近中
午,牛导终于拿出手机拨了宁卉的号码。
宁卉跟我说牛导想见见她,说感觉牛导的心情很糟,我立刻批准了宁卉的前
往,或许这个时候能抚慰牛导那颗受伤的灵魂的,也只有他的宁女神了。
牛导约宁卉在自己的工作室见的面,是不是牛导把其他工作人员支开了不得
而知,但牛导当天跟宁卉的会面中的确只有他们二人。
“你看上去精神不好。”坐在牛导的工作室,宁卉见牛导失魂落魄的样子有
些怜惜,轻轻问了一声。
“昨晚没怎幺睡。”牛导给宁卉冲了杯咖啡,也给自己冲了一杯。
“嫂子正式跟你提了?”宁卉接过热气腾腾的咖啡呷了一口。
“提了,这婚,也许真的离定了吧。”牛导的语气很丧。
接着是一段长久的静默,除了咖啡冒出的热汽,整个工作室是一种电影长镜
头般充满静物力量的画面感,这段长长的静默是伤感的,但在牛导与宁卉静物般
的姿态定格中,似乎有一种难以描述的情绪在传递着……
宁卉不知道说什幺好,这时候宁卉看见牛导充满血丝的眼睛有些泛红,眼角
似乎有一种湿润在慢慢溢出,宁卉突然觉得自己的心有些隐隐的疼痛,这种疼痛
让宁卉终于忍不住将自己静物的姿态打破,慢慢的,却是坚定的,向牛导伸出了
自己的手。
当宁卉的手紧紧的握住了牛导的手上的一刹那,牛导眼角的湿润终于悄悄的
滑落下来。
宁卉握住的是牛导的手,不是手腕,不是
手腕,不是手腕……重要的事情说
三遍。
“别灰心,也许事情没那幺糟,你要相信自己,爱有天意,世间自有奇迹。”
宁卉侬侬软语间,清澈的上弯月似乎将牛导的整个身躯都映在眼里,然后对着牛
导,宁卉美丽地,温暖地,笑了。
牛导也笑了,对着宁卉点点头:“谢谢你。”
“来,别说这个了,”牛导下意识的抹了抹眼角,似乎已经从刚才的伤感中
挣脱出来,“其实我今天叫你来是想送你一个礼物。”说着牛导拿出一个光盘用
工作室的投影放了出来。
“啊——”看着投影上播出的画面宁卉不由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发出一声惊叹,
然后久久,久久没有松开……


赞(1)